邮箱登录 欢迎光临陕西鸿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官方网站! 服务热线:029—88858989
 

大山里的母亲

作者:邹仕辉来源:惠宝煤业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9-05-27

前日给母亲打电话,听到母亲嗓音有点沙哑,说话时还夹杂着咳嗽声。我担忧地问母亲是不是感冒了,母亲却笑着说没有没有,我身体好着呢,只是嗓子有点不舒服,你不用担心。外面工作很劳累,要照顾好自己。听着母亲沙哑的声音,我心里酸酸的,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。

我的老家在大山里,小时候很穷,一家人住在几间土屋里,过着艰难的日子。父母亲常年在地里劳作,耕田种地养活我们长大,还要供我和姐姐读书。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总是天不亮下地干活了,干到吃早饭的时候再回来。吃完饭,母亲和父亲一起到地里干活,常年的劳动累弯了父母的脊背,也累垮了父亲的身体。九年前,父亲患病去世,只剩下母亲一个人还守着我们的老房子,孤孤单单地生活。每每想起这些,我就愧疚地不能自抑。

父亲过世后,我带着老婆孩子搬到了镇上去住。我常年在外务工,妻子在镇上照顾女儿上学,却把母亲独自撇在老屋里。其实我也不放心母亲一个人生活,接她来镇上她却不肯,总说住不惯。我明白母亲是舍不下我们的老家和土地,更不想给我们增加负担。母亲说,庄稼人离开土地怎么行,我还能劳动呢,不能拖累你们。我在家种地养鸡,活得才有精神,平日里出门就有邻居,聊聊天串串门,一点都不闷,不用你们操心的。我明白,种了一辈子庄稼的母亲,怎么舍得离开她生活了一辈子的大山呢。她要守在家里,守着我们的老屋,守着父亲,守着我们的根。

每年春节,我把母亲接来和我们一起生活,母亲却住不习惯,刚过初五就吵着要回去。母亲艰苦朴素了一辈子,在穿衣吃饭上总是很节俭,从小到大,我很少看到过母亲给自己添置新衣服。我休假回去时带母亲到镇上逛集市,给母亲买上两件换季衣服。母亲怕我花钱,总说不要,穿上儿子买的新衣服却也喜滋滋的,满脸的皱纹都笑开了花。母亲回到山里走路都把背挺得直直的,别人问谁给你买的新衣,母亲自豪地说,咱儿子买的哩。母亲总是这样,处处为我着想,我给母亲一丁点的关怀,母亲都当作一种荣耀似的。

我每次回去探望母亲,母亲都特别开心,忙进忙出地给我准备饭菜,笑意盈盈地看着我吃饭,把肉菜不停地往我碗里夹,那慈爱的目光暖暖的,放佛我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。我要走的时候,母亲总让我带很多吃食,叮嘱我注意身体,不要太劳累,工作再忙也要常回来陪陪媳妇和孩子。母亲一直送我到村口,还舍不得转身回去,一直远远地望着我,满眼的不舍和留恋。漫漫长夜里,母亲孤单的身影常常浮现在我脑海里,是我心灵深处的暖。

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,步入了古稀之年,多么需要我们做儿女的孝顺照顾。母亲生病,身边连个侍奉的人都没有,是何等凄凉。母亲辛苦一辈子,落下一身的病,万一母亲有个三长两短,我怎对得起父亲的在天之灵。古人云,“父母在,不远游”,“百善孝为先”,这些道理我都懂,但为了生活,我却不得不背井离乡去打工,工作和亲情不能兼顾,心里总是愧疚难安。

“五一”小长假,我回山去探望母亲,还陪母亲去后山采笋。母亲抱着大大的山笋,笑得像个快乐的孩子。临走时,我和母亲在门前拍了照片,破旧的老屋前,我扶着母亲站着,母亲换上了平日舍不得穿的新衣服,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笋,紧紧依偎在我身侧,布满皱纹的脸上表情有点紧张,但眼神里透着喜悦。这是我成年后第一次跟母亲拍照,我欠母亲的太多,我也会在母亲有生之年尽可能地多回家陪陪她,让母亲的晚年不至于无依无靠。

你养我长大,我陪你到老。大山里的母亲,是我生命中永远的爱和暖,是割舍不断的牵挂。

所属类别: 心情映像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王中王精选24码2期